欢迎访问:伊人大香蕉av-伊人大香蕉在线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武林艳色

武林艳色

在庆功宴上,花千芳当着天下英豪的面,宣布要将女儿嫁给高达,朱竹清更是豪放之极,也不含乎,在花千芳公布之后,她自己也站了出来直言,自己要嫁给高达,谨如当年她向文征远提亲一般,在席上武林英豪们无不送上祝福,其中不少人对朱竹清能放弃那软弱的文征远感到高兴,毕竟像她这样侠义心肠的奇女子,大家都希望她有个好归宿。

可惜高达有伤在身,不能出席。

纵使如此,大家仍是喝得十分之开心,那些受害的苦主们也很开心,他们的女儿终得复仇,黄泉之下也能安息,整个开封城的人都开心,尤其是那些事不关己的平民百姓,平白无故地白吃三天的豪宴,省下了一大笔钱。

就在众人一片欢笑之中,有人却是一脸的愁容,那人便是李茉,经过那一晚她再次丁剑与高达当着自己女儿面,前后夹攻双插,她已经没有任何脸面去反对女儿与高达婚事了,再者经此一役,她也了解到高达确实是一个可靠的女婿,女儿跟了他也不亏。

只是这几天以来,不断有人恭喜他们夫妇找了个好女婿,不断地听着外人称赞高达,开始李茉还能保持着笑脸接受,在心里暗笑他们,不知道这小子的坏处,但到后来称夸的人越来越多,她内心对高达的厌恶感慢慢开始减少,到最后自己几乎怀疑自己对高达存在偏见,是自己的不对。

也不知是人云亦云,将自己洗脑了,李茉越是越听到别人称高达是个好女婿时,她的芳心总有一股莫名的酸意,每夜上都不断地想起那晚高达与丁剑对自己侵犯,那种快感一浪接着一浪,毫无不间接的高潮,那种宣泄得连手指都不想再动的舒畅,时刻缠绕在心头,对丁剑与高达的恨意慢慢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每每想到这里,她都忍不住全身兴奋莫名,性欲奇盛,缠着丈夫张威交欢,前几天张威还因高达洗清冤屈,在天下英雄面前诛杀淫魔,威名外播,顺带也大大长了他之脸,兴致高昂的他,对妻子索求也尽力满足,只是他的能力比起高达与丁剑差很多,他自己倒是很爽,但对于尝试过极乐的李茉来说,却如同挠挠痒,到不了实处。

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******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*********.com而且连日饮酒之中,使得他对交欢也有些乏味,后面两天直接不理李茉了,这使得李茉这两晚过得很难受。

今晚亦是,张威一头睡到床上后,便蒙头大睡,丝毫不理会李茉的暗示,使李茉望着天花叹了老半天,却因燥热的身子难以入睡,望了一眼旁边的丈夫,又伸手拉了下旁边丈夫,无奈张威却是呼噜声大作。

「相公,相公!」李茉又轻呼了几声,丈夫依然毫无反应,叹息一口气,索性起床打算到外面的澡堂里洗个澡。

在旁边装睡的张威,察觉到李茉的离开,心里暗舒一口气,这几天下来李茉的连翻求欢,他也有些应付不了,现在李茉的离开,暗暗松了口气,再想起结交上‘青云门’首徒这股大势力,心情极度欢快,想着想着便睡着了。

赵府极大,张威身为赵嘉仁的结义的兄弟,所安排厢房也是极大,仅仅次于主人的厢房往院,不但有内房外厅,还有一小型庭院,还有用汉白玉建的浴池澡堂,李茉穿着一件单衣走到院子里被凉风一吹,身上的燥热丝毫不减,只好往澡堂而去。

然而李茉并没有发现在暗处有一双圆滚滚眼珠正在偷窥她,一直注视着她走进澡堂里面,房门缓缓地关起来。

那双圆滚滚眼珠的主人,悄悄从黑暗之中窜出来,轻手轻脚地来澡堂门外,伸手去推了推门推不开,但难不倒他,以他的功力做到隔空摄物很简单,手掌按在房门上,柔劲轻吐,缓缓移动门柱,无声无息。

黑影熘进去后,悄然把门给关上,此时澡堂里微弱亮光照到他的脸上,如果李茉此刻发现他的话,一定会惊呼:‘老淫贼丁剑’。

没错,此人正是这几天来在开封城人人若抓捕‘惜花双奇’之一丁剑,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,从跟朱竹清上次躲在高达所住客栈经验,他知道此次现身为高达作证,必定会遭到所有人追捕。

也明白如果自己逃跑的话,无论自己轻功再高也难逃生天的,于是他故意在开封城内现身,做出逃出城外的假象,再伺机潜进赵府之中,有了上次暗随李茉等人潜入赵府经验,他轻松就闯出过赵府的‘风魔玄衣’阵法,在庞大赵府内偷偷藏了好几天,在晚上暗中出来偷食为生,这一晚他刚刚偷食归来,便发现李茉从房间中走出来,观其面容乃欲求不满之状,几日没有操过女的他,再难按心中的燥热,悄悄跟上来欲重温旧梦。

丁剑本想直奔主题,冲进澡堂内将李茉按倒地上,用自己的大肉棒好安慰下她的小穴,但他刚走几步,便看前方有一道粉红色纱布门帘,透过纱布的小孔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冒轻烟的浴池,一个妙曼的影子正被浴池旁边微弱的灯光倒映在上面,透过影子的动作,李茉正在对着灯光脱衣服。

「茉丫头,身材真是火辣得没话说,光看个影子就让老子欲火焚身,历害!」丁剑深吸几口气平复冲动,悄悄用手将门帘撩开一点,一双圆滚滚的贼眼偷偷望进去,登时被眼前美景紧紧吸引住,一双眼珠差点要掉出来,再难转移半点视线。

此刻的李茉身上那件单衣早已脱落,挂在旁边的衣架之上,身上仅仅剩下一条粉红色的肚兜与短小的里裤,完全没有察觉到正有一双贼眼在偷窥自己,继续背着丁剑脱衣,那粉腻光洁的背嵴从上而下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,直把丁剑看得口水直流。

李茉走到浴池边,用玉足轻轻擦进水里试擦了一下温度,然后拐手回到粉背后面去,把下面肚兜的系带给拉开,然后再伸手到脖子后面把上面那道带子也给解开,肚兜顿时脱下。

躲在后面偷窥的丁剑,他所处的位置刚好看到那对巨乳两侧的乳肉,在灯光下焕发出盈盈润润的光芒,就彷佛那两座山峰是玉凋的一般,这一双巨乳丁剑把玩了很多次,但每一次相见都能给其额外的惊喜,心里暗暗大叫:「好历害的茉丫头,这一双巨乳真是大得惊人,这样背着还能看到这么乳肉,她身子倒底是怎么长的。

」李茉把脱下来的肚兜往浴池边衣架上搭放,然后双手扣住里裤的裤头,优雅的弯了一下那丰腴柔软的美腰,把里裤轻轻的脱下去,硕大圆肥的美臀在微微的翘起,里裤越脱越下,露出一茬黑乌乌的耻毛来。

这个姿势更是把丁剑看得眼珠都掉出来了,他从背后便能清楚的看到李茉粉红肥美的小穴,那两片大阴唇被双腿夹在中间显得越发的肥厚,中间那道鲜红美艳穴逢似乎有水光点点,差一点就让他把持不住,想给她来个后入式,或许像给孩童把尿一样从后面插进去。

李茉随意的把里裤和肚兜往后随手往衣架上一挂,身子已经光熘熘的了,只见她站在那里轻轻的抚摸一下自己的乳房,那动作温柔而羞涩,脑海中不断回想起丁剑与高达两人把玩自己玉乳的情景,玉手慢慢学着那些动作来,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。

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******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*********.com丁剑听到后愉愉一笑,知道李茉当下欲求不满,心里十分自豪,这么多年来,尝过自己这样巨棒的女人,没有一个不是对它迷恋之极,而且李茉还是一次尝试到两根这样的巨棒,不着迷才怪呢?他不打算急着闯进去了,而是继续观看,想想看李茉接下来的举动。

然而现实却让丁剑失望,李茉似乎感觉到这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,搓弄几下便停了下来,最后素手轻轻往头上抚去,一直摸索到那盘起的发鬓,轻轻拔下那精致的发簪,乌黑柔顺的秀发如山峦倒塌一般滚散而下,柔顺地铺在结白的玉背之上,然后在浴池旁边蹲坐下来,双足一探进水中,身子向下一沉,坐在浴池里面,只留下一抹粉颈和一头青丝给丁剑。

李茉坐下浴池之后,被温水一冷,身体的燥热依然没有降下多少,反而越发之强烈。

又忍不住用一双玉手托着胸前那对诱人的巨乳,隔着温水往下望着自己那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、细削光滑的小腿,晶莹洁白、光泽动人得如同洗净的粉藕一般,再配上一身丰腴婀娜的身姿,那一样都不逊色于少女。

为什么自家的相公不爱惜自己,反而倒是那个淫贼丁剑与高达对自己这具玉体迷恋不已,一想到那晚上两人在自己身上发泄,脸上露出一丝自豪的微笑,忍不住轻哼:「丁剑,高达你们这两个淫贼,把妾身弄成这个样子,就不管妾身了,妾身恨死你们!」丁剑见李茉没有断续,心中有些希望,多日未食肉的他也不想再忍,便悄悄的松开腰带脱光衣服轻轻甩地上,将那根胀痛欲裂的巨棒释放出来,缓缓潜进到离浴池三尺之处,如此近的距离,李茉那成熟女人的体香和浴池里漂浮花香都清晰可闻,再过几步就便跟这位大美女共洗‘鸳鸯浴’了。

恰好在此时,李茉忽然说出这一句话,使得丁剑为之一愕,还以为李茉发现了自己,但接着又传来李茉的哼唧声。

丁剑也反应过来了,足尖轻轻跷起,透过水波看下水底下,李茉一只玉手在胯间那个迷人的小穴扣挖,一只玉手也在把玩着自己玉乳,美目闭紧发出似有若无的呻吟声,丁剑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微笑,静静的站在李茉背后一米远的地方,看着李茉这个人妻熟妇在自慰。

沉迷在自慰中的李茉丝毫没有发现在她的身后,她心心念念的老淫贼丁剑正将她的淫行看得在眼内。

随着动作的加剧,快感不断攀升,李茉情不自禁地回想那起自己母女两人,在丁剑与高达两个坏蛋胯下承欢的情景,真是无比的刺激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大床之上,高达将张墨桐按在身下,整个人伏趴在其身上,将那巨大肉棒一下子勐插进那个湿答答的小穴中,由于角度的关系,两人下身结合之处刚好暴露在李茉眼中,直把李茉看得心眼都要跳出来。

高达那根巨物她可是亲身经历过的,就算她自己刚初尝时都有些有吃不消,自家女儿与高达相处时间不多,即使失身于他,想来也是经验甚少,高达如此粗鲁插进来,一点也怜香惜玉,李茉看得直冒火,要不是身上穴道被封,都忍不住上前教训高达了。

在旁边的丁剑看到李茉这样,呵呵一笑:「茉丫头,担心你的女儿吗?放心,老子一眼就看出你的女儿,乃是一个风流娇娃,那浑小子的巨物绝对能承受下来的。

」李茉狠狠瞪了丁剑一眼,很想啐他几口浓痰,可是自家的女儿的表现又让她没这个底气,在高达那浑小子几十下抽插之后,张墨桐浪叫大作,胯间的小穴洪流大作,玉液随着高达的肉棒抽插飞溅而出,将两人股下的床单弄湿一片,那水量完全继承了自己的‘水蜜桃’,甚至还有过之。

「贱丫头,怎这么浪啊!肯定是这个混账小子害的,我的桐儿那么乖!」李茉气得不打一处来,当她看到张墨桐一双玉腿死死勒住高达的腰间,玉胯不停地迎合着男人的巨棒,那熟练的动作连她都有点目瞪口呆,一双美目只好紧紧闭上来,在心里痛哭高达的荒淫,教坏自家的女儿,可这一次她真的冤枉高达了,张墨桐这么熟练的技巧可不是高达教的,而是这几天与‘川中四少’鬼混学回来的。

丁剑见李茉闭上眼睛,嘿嘿一笑,俯首到其耳边细声说道:「茉丫头,看看你女儿跟你长得真像,水真多啊!那晚老子与他干得你舒服吗?」李茉美目一睁,凄婉眼中清泪漫了下来:「老淫贼,你不得好死,我不准你看我女儿!要看就看我!」「不看她,老子只看茉丫头!」丁剑一下子乐起来,将椅子向李茉处挪过去并列一起,一双肥短的大手将李茉的丰腴身子搂入怀里,温声道,「茉丫头,老子不看你女儿,看你啦,你别哭了!」「老淫贼,放过我,放过我,我女儿女婿都在这里,你敢碰我,我让他们杀了你!」李茉刚刚只是一句气话,没想到丁剑打蛇随棍上,当真过来对她动手动脚,心中慌乱的她本想大声呼叫,却不知为何嘴里却是低声威胁,那声音小得连蚊声都不如。

「茉丫头,那你大声叫啊!」丁剑搂着李茉丰腴迷人且浑身火热的身子,一阵阵熟女幽香钻到鼻子里去,那双堪中乳中之霸的巨乳隔着衣服,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上软绵绵的,上面的小突点的硬度都能感觉得到,一下子欲火高涨,那里还忍得住,大嘴开始舔弄着圆润柔软的耳珠,火热的气息吹到其耳朵里去。

「老淫贼、你不要这样、我、再这样,我一定会杀了你的……不要……喔……」丁剑撩情手段极高,只需要几下就让李茉感到刺激万分,闻着充满房间的‘销魂香’,心中的抵抗力越发之无力,陷入阵阵酥麻迷醉中。

「杀吧!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老子都活了一大把年纪,不亏!」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******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*********.com丁剑可不怕李茉这种有气无力的威胁,不但用牙齿轻轻咬啮着美丽的耳垂,接着再把吻印到李茉白皙敏感嫩腻脖子上,强烈的刺激使得李茉娇躯轻轻颤抖。

「唔……快放开我……喔……你的嘴……」李茉极力的压抑着那酥麻酸痒的快感,理智告诉自己,切莫不可再动情,自家的女儿此刻还就在前面跟男人交欢,如果自己再跟老淫贼在这里交欢,她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女儿了。

一想到这里,视线不由自主落到大床之前,但是床上火辣的春宫,更加刺激得她,轻张着性感的樱嘴娇喘吁吁的。

大床之上,高达双手托起女儿的玉臀,巨大的肉棒一次比一次快、一次比一次狠的用力的抽送。

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,粗大的肉棒飞快地小穴中出入,每一次都将里面的粉红嫩肉拉出来,然后连同大小阴唇全部插进去,强烈的摩擦使爱液化作阵阵泡沫状,在此滋润下肉棒变的更加粗硬、发烫、直涨的张墨桐小穴撑得满满的。

此景直把李茉看眼睛都移不开了,她虽给这样的巨棒插过,可是小穴的吞吐这样巨棒的景象却无法看到,现在看到女儿的小穴被插着,想必自己也是这个情形罢,最让她忍受不了的是,被这样的巨棒这样恐怖的抽插,她却感觉得异常之爽快,还曾多次对此念念不忘了,不由扣心自问,自己是不是一个淫荡的女子。

在李茉纠结之际,她的女儿张墨桐也可没这方面顾忌,初尝情欲的她,虽连日享受着‘川中四少’四根巨棒滋润,但他们跟高达比起来始终逊色不少,而且他们也无法给予她精神上的爱恋之感,在爱情和大肉棒双重的刺激下,她更加情慾亢奋,秀髮飘扬、香汗淋漓、娇喘急促,娇柔的淫声浪语不停,就像一个深闺怨妇久旱逢甘露般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充实……啊……唔……人家好……好喜欢……高大哥……高大哥……好夫君……用力……在用力……好大……好大的……肉棒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……啊……」张墨桐被干的欲仙欲死,泡沫状的玉液随着抽插不断的往外飞溅,两人的下体的阴毛全都湿透了。

‘扑滋、扑滋、扑滋!’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,张墨桐急促的浪叫声在不停房间之内回荡,房里的众人皆被刺激感欲望高涨。

尤其在旁边的朱竹清,她看着高达屁股如风,每次大肉棒都深深的插入张墨桐的小穴深处,她甚至能看到张黑桐的小腹里像有什么东西的蠕动,忽胀忽缩,难道高郎的肉棒进到这个地方了,那么自己是不是也一样,想到这里刚刚经历过高潮的小穴,再一次湿润起来。

朱竹清再也按捺不住,凑首过来与高达展开热吻,并且一双丰满的玉乳在其胸前摩擦着:「高郎,别忘了姐姐啊!」高达整时只觉得身处天堂一般,大手急忙抱住朱竹清,大舌迎后着伸对方的玉嘴中,使尽浑身解数吸吮着那根让美舌。

看着床上自己女儿的放荡的样子,李茉又怒羞,自己一直以来都教她洁身自爱,怎么教出这样一个淫荡的女儿,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如燎原的大火蔓延过来一般,将粉腮染出一块陀红,红得娇艳欲滴,丁剑也趁此机会,一口印在她的樱嘴上,她闪躲不及,被吻得正着,粗大的舌头立刻探索进来。

「老淫贼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李茉的樱嘴被丁剑封住了,所有的抗议都被堵在了喉里,唔唔的喘息娇哼也化作声声细吟,此刻想呼救女儿女婿也没有了机会,真想一口咬断这个恶贼探进嘴里大舌,但是丁剑何等人物岂会如她所愿,再加‘销魂香’作怪,李茉想咬也没力气。

丁剑的色手开始在李茉身上放肆的游走,悄悄登峰,将那双巨大的玉乳握在手中,沉甸甸的,十分的柔软,在有衣服束缚下,仍然一只手无法掌握过来,一想到前段时间奸淫她时,这双巨乳带来震撼,使得丁剑的肉棒再次勃起来,但是他年纪毕竟大了,刚刚在朱竹清身上发泄了一次,显得有点有心无力,勐吸了几口‘销魂香’来提劲。

把玩了李茉的一双巨乳后,丁剑空出一只手顺势直摸而下,来到女性神秘的三角地带,隔着衣裙布料慢慢的用力揉搓上方耻骨,在丁剑多年高超调情技巧的肆虐下,李茉娇羞难堪,玉颜宛如盛开的牡丹花一般娇艳,无力反抗之下,只得任由丁剑乱来。

丁剑发觉李茉的身子慢慢软了下,便停止搓弄巨乳的大手,找到李茉系在平坦小腹上的腰带结子,轻轻一扯,那件名贵丝绸衣裙顿时松开来,露出里面那如纱般的贴身丝绸小衣,丝绸小衣里层那件大红肚兜透过小衣能清晰的显示出它的颜色,其上绣着的那对鸳鸯嬉水图亦能一窥七八。

衣衫松开,一股微风吹入,一股冷意让迷失在丁剑挑逗中的李茉微微回过神来,自己女儿就在跟前与男人交欢,给自己这个母亲上演活春宫,难道自己这个母亲也要在旁边亲身上演一场男欢女受教导吗?一种极度羞耻感和一种难以言明刺激感充斥着心窝,慌得李茉浑身臊热难当不知所措,玉首一甩挣开丁剑的强吻,气急怒骂,却又不敢高声;「老淫棍,你、你快收手……你这样弄我,我、我以后没脸见到女儿……」丁剑见李茉不敢大声高呼,便知道她是欲拒欲迎,非旦没有住手,反而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她那丰腴却不肥满的柳腰,将她那娇柔滚烫的香躯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,另一只手也下面抽来,伸入到其的胸前,粗鲁的撕下了那件丝绸质地的小衣,「嗤——」的一声清晰可闻。

「啊——老淫贼、你住手,我、我不要……无耻,下流……不要……」李茉羞愤之极,如果不是被封穴道,她真想当场就杀了丁剑这个淫贼,可是为了不让正在床上激烈交欢的女儿发现,她只得将声线压得极低「嘿嘿……茉丫头,你真的不想吗?不想的话,你大声点叫住,让你好女婿来阻止老子啊!」丁剑把撕破了的小衣丢在地上,接着把手深入到那大红肚兜里面,「其实你也是很想的,对吧!」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******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*********.com丁剑毫无阻隔的抚摸上那对硕大圆嫩的玉乳,五指揉捏下去就彷佛陷入了肉团里一般,柔柔腻腻的感觉惬意非常,指间轻轻夹住峰顶那颗葡萄,用力挪捏、拉扯,尽情的挑拨着李茉体内的欲望春情。

「喔……停、停手啊……唔……」李茉被丁剑说穿了心事一般,脸上一片火辣辣的感觉,她很想张嘴呼叫,可话到嘴边却叫不出来,身子也是慢慢陷入到酸麻的快感中,到嘴边的遣责也成娇滴滴的低吟,淹没在自己女儿的浪叫声之中。

「不叫,老子,就当茉丫头默认了啊!」丁剑淫笑一声,大手再次动作把李茉身上的衣服脱掉,小衣、衣裙、大红肚兜,丝绸里裤全部被甩在地上,那对高耸硕隆的玉乳暴露在空气之中,其他位置更别说。

丁剑将李茉抱起来,让其跨在自己怀内,动作更加的随意了,一只大手探进她那已经湿润滑腻的粉胯上,放肆地抚摸着丰满浑圆的秀腿根部,还有那凸凹肥美的小穴四周的肉瓣贲起处。

李茉忍耐着强烈的刺激快感,那柔软的娇躯滚热如火一般,欲望勃发的她不由自主的想丁剑能更热情一些,却带着无限的娇羞哀求道,「啊……老、老淫棍你……你的手啊、啊……不、不要啊……喔……不要啊……、快、快拿出来啊……」「停下来,只怕茉丫头心口不一,你那里都湿了……」丁剑肆无忌惮地揉、搓、磨、捏着李茉那肥沃多汁的小穴,更进一步地推毁她的心理防御,浑身软弱无力,待丁剑的手指熟练的插进入了她那火热濡湿的小穴里时,李茉已经差不多就要投降了。

「哎……」李茉强忍着快感的低呻一声,有些无奈又有些欢愉,更有无限的害怕与刺激,只见她心惊胆跳地望着同床上交欢的一男两女,生怕他们会发现自己,数次看到三人有转面过来的动作,玉腿不由自主地夹紧,软绵绵的玉体趴在丁剑身上,大脑几乎失去思考能力,本能的呢喃哀求:「老、淫棍……啊……你、你的手指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李茉娇羞难堪,急促火热的气息喷在丁剑的脸上,使得丁剑如同吃了春药一般,半软半硬的肉棒再次获得力量加持,一边继续把手指插进小穴深处而去,一边用火热的大嘴把眼前一只饱满柔软的巨乳含进嘴里,狂热的嚼咬着那颗葡萄嫩肉,另一只大手来抓住另一只乳峰大力的揉搓起来,深插在小穴里的那只中指更加快速的插动、抠挖。

一股又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,登时彻底摧垮了李茉所有防御力,那双秀白的玉腿居然本能的分开,使得丁剑的中指更加方便,更加的随心所欲,火热滚烫的身子不安的蠕动扭转,粉胯随着丁剑高频率的颤动手指一抬一落的,婉转逢迎、欲拒还迎,忍不住轻声呻吟,「喔……啊……」在丁剑娴熟的挑逗撩拨与‘销魂香’作用下,长时间的紧张和亢奋的李茉,对丁剑本来就没有多强的抵抗防线全面瓦解,她慢慢的迷失,粉胯在不知不觉间配合着丁剑的那手指的插捣、抠挖,樱嘴轻张发出一声声的娇呻腻吟,骚媚入骨。

即使偶尔被自己女儿淫叫声惊回的一丝清醒,也很快就被洪水般的快感淹没……丁剑把手指抽出来,扯下的自己裤子,趁机把沉醉在欲望中李茉的那两条秀直白嫩的大腿给分开,将膨胀发痛的大肉棒到对准那个湿答答的小穴,涨大发紫的龟头的前端顶在小穴口,湿润的小穴立刻欢快起来,像是欢迎归家的游子般,在玉液的帮助下,丁剑甚至不用力,整个龟头已进去了大半。

极度敏感的小穴被巨物侵入,那股熟悉且渴望的火热,使得李茉不由得浑身轻颤,顿时惊醒过来,弓起那酥软无力的娇躯,苦苦哀求:「不要……你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呜……带我到别处去……别在这里……桐儿……她还在这里呢?……要不然,下次我再给你便是……」「茉丫头,现在咱们哪里也去不了啊,只能在这里,你也不想你的好女婿被别人发现吧!」丁剑的大肉棒已经进入了三分之一,此时美肉已经到嘴里岂有吐出来的道理,可是为了更好让李茉屈服,便在这个深度里研磨、挑、抽、插、摇;「茉丫头,你怕什么?男欢女爱,本来就是人之天性,你女儿和女婿身上哪个地方,你不清楚啊?你看看,你女儿也一点也在乎,多么享受啊!」李茉被丁剑这样巨物胡乱的插弄搞得浑身颤栗发抖,只觉得小穴蜜道几乎裂开,火辣辣的,极度摩擦带来了汹涌的快感,但在无尽的快感带着阵阵的痛楚,这种感觉是丈夫与赵嘉仁无法给予的,痛苦并快乐着的呻吟出来:「……喔……你、你别乱、乱插……啊……别乱用坏东西戳啊……老淫贼你……轻点……别往上插……哎呀……也、也别往下……啊……老淫棍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到底要不要进来啊……快进来吧!」李茉早已经是春情荡漾、欲焰焚心了,渴望得到满足的身体对丁剑的进入是没有丝毫的反抗的,甚至很渴望丁剑能彻底的进入,用那火热和粗壮瞬间填充身体的空虚。

丁剑嘿嘿一笑,偏偏不如她所愿完全插到底,解开她身上的穴道;「茉丫头,你刚才不是怕么,不敢在这里干吗?想要就自己来啊!」李茉身子得到自由了,又恨又怨地瞪了丁剑一眼,又转望了一下床上的自己女儿与女婿,看得自家女儿完全没有顾忌到自己这个母亲,忘情地跟着情郎欢爱,听着那浪叫声,心里满不是滋味,把心一横,一双玉手也扒光丁剑衣服,坐在他肥圆的双腿上,手握着肉棒对准小穴口,玉臀使劲向下一坐,登时只觉得被一根烧得通红烧火棍插了深处,发出一声大叫:「啊啊……好大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此时床上三人被李茉的呻吟之声惊醒过来,三人好奇望过去。

地阯發鈽頁/回家的路******.c○m哋址发咘頁/迴家锝潞*********.com发现太师椅上的李茉不知何时已经丁剑剥光了衣物,浑身赤裸背对着三人跨坐在同样赤裸的丁剑怀内,玉胯间的小穴里正被一根巨大的肉棒深深插着,而李茉则热情如火地扭动着胴体,黝黑的肉棒不停在三人眼前时隐时现,玉液不断地从来两人交合流出来……「哈哈……来,小子,咱们比谁更历害!」丁剑见到床上的三人发现自己的举动哈哈一笑,豪迈地抱着李茉来床边,在其的惊呼声中放在床上与她女儿并列在一起,将其紧紧压在身下,胯下的肉棒抽插如风,将李茉那丁点反抗之力插得无影无踪。

高达三人都惊呆了,他们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玩法,内心中无比的刺激,三双眼睛都火辣地望着丁李两人。

李茉感受到女儿的目光,羞得她无地自容,双目紧闭,嘴里却是说道:「桐儿,不要看娘亲,不要看啊!娘亲是被这个淫贼奸污的,你可要相信娘亲啊!」张墨桐伸手过来紧紧抓住李茉的小手,温柔地说道:「娘亲,不用强忍着的。

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。

放心吧!我们是不会告诉爹爹的,其实那晚你与赵叔叔的事,人家与高大哥早就发现了。

放心,享受吧!」李茉听到此话,整个人都呆住了:「桐儿,你们发现了?」张墨桐害羞地说道:「嗯,娘亲,放心吧!此事我们绝对不会外泄的!」「呜呜……娘亲没脸做人了!」李茉忍不住痛哭起来,自己的荒唐事居然早就被人女儿发现,枉她还自问做得很好,没有被别人发现,现在她只有不停地抽泣,一双美腿盘在丁剑腰间,玉胯扭动着迎合抽插。

丁剑见李茉这种淫态大受刺激,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狠、一次比一次深,大肉棒次次撞击在她的花心之上,直撞的李茉全身颤抖、花心酥麻阵阵醉死人的快感再全身传遍,玉淫随着大肉棒的抽插四处飞溅发出极大的声音,小穴的嫩肉被干的向外翻着无法合上。

李茉只觉得被女儿看着心里甚至是刺激,而且旁边骑在女儿身上的女婿也露出贪婪之色,娇躯如烈火在烧,口乾舌燥、呼吸急促、香汗淋漓全身疯狂的向上在动,极力的迎合,丰满的玉臀向上急挺,手指深深的陷入丁剑手臂的肥肉中,用来发洩她心中的快意,放浪与骚媚地的呻吟:「老淫贼……用力干我……啊……干……死我这个淫妇……我已经……没脸见人了……老淫贼……这下你如愿了……用力干……干死我……」看着美艳岳母李茉在丁剑胯下似骂实淫的骚态,与疯狂的扭动索求,听着如泣如诉的呻吟声,旁边的高达在也受不了,屁股用力一挺,‘扑滋’一声大肉棒深深插进张墨桐的子宫里,动作之大,直弄得她眉头轻皱:「哦……高大哥……好……别用……用力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人家受不了……你这家伙好大的……」朱竹清一听逗乐了:「好妹妹,怎么嫌弃高郎的大了,刚才好妹妹,可叫得很欢啊,不让喜欢让给姐姐……」张墨桐连忙用一双玉足把高达腰间紧紧勒住,生怕高达被朱竹清夺去,怒嗔:「人家是正妻,不是你的妹妹,是你的姐姐!高大哥现在是人家的,你不能抢,没大没小的,哎哟……高大哥……轻点啊……」「呵呵……」朱竹清轻轻一笑,不跟张墨桐争执,用手轻轻拍拍高达肩膀,一手抚摸着自己胸部,口中香唇轻舔着干燥的香唇,妩媚地说道「高郎,快点满足妹妹啊,姐姐,等着你啊……」「好的……」高达看了下朱竹清,又看了下旁边在丁剑身下放荡成欢的李茉,再看下自己身那张与李茉相似玉脸,兴奋得热血沸腾,再次用力的抽插,由于小穴被大肉棒塞得太满,每次肉棒抽插大龟头头部的肉沟就刮着小穴肉壁来回摩擦,再强行穿透的花心,陷入子宫之中,各种酸麻感美得张墨桐眼睛眯成一线,两手也缠住高达的双手,拼命向上迎合挺动。

高达知道她不会在喊痛了,便不顾一切的屁股大起大落凶勐的抽插。

他每一次抽送都将大肉棒尽根没入,龟头在子宫里用力的旋几下才在抽出来,弄的张墨桐欲仙欲死,呻吟不已:「唔……啊……高大哥……你太会玩了……哼……唔……啊……人家……好舒服……恩……啊……好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啊。

……唔……可让你……老淫贼……玩死了……我了……老淫棍……我可是良家妇女……好舒服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大……太深了……唔……痛快死了……你这样玩弄……我……我以后怎么见人啊……老畜生……你……唔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唔……干死我吧……用力……畜生……好美……喲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啊。

……唔……大鸡巴顶到花心啦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,要洩了……」「唔……太爽了……唔……高大哥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好大……干得人家……太……太……爽了……唔……用力……干桐妹……给高大哥解毒……桐妹没事的……亲哥哥……人家……从来没有……像今天这么……过瘾……啊……高大哥……好爽……大鸡巴干穴……好爽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又……来了……要飞了……」在房间,李茉两母女同在一床之上,相身子挨着一起,各自承受着男人的炮轰,媚态与淫情彷佛会传染一般,相似的面孔都露出了相似神情,嘴里也吐出相似的淫语,也不知道是谁在学谁的,淫叫之声响耳不绝,刺激着场每一个人的心窝,使得丁剑与高达更加之狂乱,抽插也越来越激烈,‘啪啪’肉体交击在房间内响过不停……「高小子,老子教你一个新姿势如何,保证将你爽翻天的。

」丁剑兴奋之极,心里坏意又是一起,一把将李茉拉起来,让她跪趴在床上,从身后再将肉棒插进去,腰间不停地耸动,撞得玉臂两块臀肉啪啪作响。

「切,不就是后入式,有什么稀奇!」高达正用正常之姿操得张墨桐很爽,而且张墨桐是他的第一个处女妻子,在他心中是那么的清纯可爱,不想在其面前表示出太淫荡的样子,想在她心中留下自己高大正伟的样子,对丁剑此举没有太在意。

「哈哈,老子,可是淫贼中淫贼,怎会这么那简单!」丁剑看出高达的小心思,只见他一双肥手抓住李茉一双玉手,把埋首趴在床上的李茉上身拉直起身,变成两人跪立在床上,李茉被逼得不得不正面示人,丁剑不停在其身后挺动肉棒,抽插不见半点缓慢,直把李茉顶得一晃一晃,胸前那双巨乳荡出一阵阵波光乳浪,直把高达的眼珠直看掉了。

「来吧!好女婿,把你的小娇妻也这样,咱们合力让她们的正面贴在一起!」「贴在一起……」高达的脑海中立刻闪一个极度刺激的画象,差一点就想心动,但是理智让他压下这个冲动:不行,自己要在桐妹心里留下正面的印象,不能像这个老淫贼一样。

谁知道,高达忍住没有动作,张墨桐却是心动不已,这段时间以‘川中四少’与赵微鬼混在一起,她的口味也变得有点刁了,也勇于尝试各种新玩法,当下见有新尝试很是心动,却见高达不愿意,忍不住蚊声说道:「高大哥,桐妹,知道你想试的。

桐妹,不介意的,高大哥越兴奋,不是越好解毒吗?」高达吃惊地望着:「桐妹?」张墨桐娇羞道:「高大哥,别想歪了。

桐妹,不是什么淫妇,人家只是为了高大哥。

」「好的!」高达哪里看不穿她的小心思,说句实话这新刺激,他很十分之想尝试,尤其是李茉与张墨桐还是母女,那画面实太刺激了,于是他索性借着台阶下来,有样学样地将张墨桐摆弄起来。

「啊!」当李茉母女两具玉体贴在一起,四个人紧紧拥在一起跪立着,高达与丁剑用力使李茉母女前身相贴着,两双堪称乳中之霸的巨乳相贴一起,随着身后男人抽插,在香喷喷的汗水作为润滑,上下来磨擦滑动,发生‘吱吱’声,给两女带来另类的刺激。

而身后的两个人,也因为这个姿势,看到另一张充满媚态女人玉脸,听着她嘴里吐出的呻吟之声,彷佛自己操着的女人就是她一般,高达想像成自己现在操着的是岳母李茉,而丁剑则想像成操着这个尚得手的李茉女儿;两个男人皆被刺激得无比兴奋,动作越发之狂乱,抽插越来用力,肉棒带出来玉液,还洒到对面女人身上。

李茉两母女胸贴胸,乳贴乳,下身的趾骨也贴在一起,隔着两张薄薄的皮,甚至还感受到对方体内那根肆虐的肉棒,肉棒抽出间还对方的玉液洒到自己身上,而且母女同心的她们还能感受对方的快乐,种种禁忌不伦,对道德的践踏,还有那刻骨难忘的快感,使得两母女完全忘我,不停呻吟着,向对诉说自己的快乐。

「娘亲,女儿,好快乐啊……」「桐儿,娘亲也是,这个老淫贼好会干啊……」最后说着,说着,两母女干燥玉唇忍不住亲吻在一起,张墨桐更是大胆之极,香舌伸出母亲嘴里将那根香舌勾出来,两根香舌在空中不停纠缠一起,吮吸,滑动,勾卷,上演一出香艳的风景。
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雪仙江湖行 下一篇:南苗之行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